朋友80娶妾,苏轼写诗打趣;朋友85岁娶妾,苏轼无奈再赠一首

图片 1

在很多历史迷看来,宋朝并不算一个扬眉吐气的朝代。它领土狭小,并未完成大一统,而且在对外战争中,总是受到各方的欺凌。但是,宋朝有两点是值得夸耀的,一是经济空前繁荣,几乎是封建社会的顶峰,二是对于文人士大夫十分尊重。

关于第一点,可能不少朋友还不以为然,毕竟哪朝哪代都有盛世,不足为奇。然而对于第二点,却是所有封建朝代都做不到的。有宋一朝,重文轻武,不仅在经济上优待文人,而且还不杀上书言事的士大夫,几乎没有文字狱。

图片 2

这种政策,也让宋朝的文人过得有滋有味,集体享受到了其它朝代很难得得体面生活。物质上的繁华,也让文人们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,于是我们看到文人们的红颜知己很多,不管有钱没钱,知名度高低,几房宠妾是他们的标配。

在此之中的佼佼者是一个叫做张先的文人。他的官位虽然不算高,但一生平安富贵,风流韵事不断。年轻的时候,他就曾经与尼姑私会,为此不惜在深夜划船到尼姑所在的小岛。被迫分离之后,张先还写下了一首《一丛花》,得意洋洋地回忆这段往事。

图片 3

多少年过后,张先又再次娶了一方小妾,别人提醒:您老人家已经八十岁了,您的妾室也才十八岁,能不能注意一些影响?谁知道张先既不恼怒,也不生气,乐呵呵地写下了一首诗:

我年八十卿十八,卿是红颜我白发。与卿颠倒本同庚,只隔中间一花甲。

你别说,这首诗写得还颇为巧妙,在当时的那个年代,年龄确实不是问题。不光如此,张先还将此诗送给了他的朋友苏轼。苏轼比张先小了47岁,既是后生晚辈,也是他的忘年之交。虽然后来苏轼晚年也有不少宠妾,但在当时还是觉得张先的做法不妥,他和诗一首,派人送回给张先:

十八新娘八十郎,苍苍白发对红妆。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

图片 4

很多人认为,这首诗苏轼只是调侃张先,并没有其它的意思。但小珏看来,它名为《戏赠张先》,自然有戏谑的成分,但也包含着嘲讽的意味。尤其是那句“苍苍白发对红妆”,描绘了大喜之夜的一份凄凉沉重。这首诗小珏不敢全文翻译,读者自行体会。

张先的人缘很好,除了苏轼之外,蔡襄、郑獬、李常、梅尧臣等名士都是他的朋友,相信张先的这次娶妾,还是有不少人凑了份子钱。然而,令他朋友没有想到的是,张先的忘年恋轰轰烈烈,却不是唯一一次,在五年后,即他85岁时再次娶妾。

图片 5

虽然史书上没有记载这一次所娶妾室的年龄,但按照当时女子早婚的习惯和张先的品味,这个姑娘的年纪不会太大。这一次,张先没有大张旗鼓,更没有主动写诗给苏轼。不过,苏轼还是知道了这个喜讯。在目瞪口呆之余,苏轼写下了这首《张子野年八十五尚闻买妾述古令作诗》:

锦里先生自笑狂,莫欺九尺鬓眉苍。

诗人老去莺莺在,公子归来燕燕忙。

柱下相君犹有齿,江南刺史已无肠。

平生谬作安昌客,略遣彭宣到后堂。

子野就是张先的字,其中“诗人老去莺莺在,公子归来燕燕忙”是最为经典的句子。前者是说《会真记》里张君瑞和崔莺莺的风流韵事,后者是说唐朝人张建与关盼盼的故事。不光如此,这首诗中的典故,包括汉高祖丞相张苍、东汉太傅张禹等人。厉害的是,这些典故的男主人公,全部都是张姓名人。苏轼在拿老前辈开涮的同时,也让张先觉得倍感亲切。

图片 6

张先确实是脾气好,接到苏轼的诗之后,不仅没有生气,而且还回诗相和,并解释道:愁似鳏鱼知夜永,懒同蝴蝶为春忙。这意思是自己不是为了风流快活,而是因为妻子去世之后,实在寂寞难耐。

这个解释显然是苍白的,张先的妻子是去世了,但他那个80岁娶的小妾还在,而且在张先八十八岁去世的那年,那个小妾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。这个最小的女儿,比张先的长子小了整整六十岁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